放假日的清早,驚醒。

做了個夢,夢中的我在國小的畢業典禮;大家都走光的教室,空蕩無人的教室,只有我跟一位我已經遺忘的那個誰,曾經感情好到打勾勾說無論國中高中和大學,每間學校都要念同一間,人生每個夢想階段都要有對方參與的那個誰。

你是誰?我竟然忘記了你的名字...也忘記了那天真無邪的自己...

夢,那是夏天的午後,我還待在教室裡消化著畢業後大家也將失去聯絡的情緒,那時候的我年紀小,不懂得那是什麼,只知道有些什麼會改變,卻不知道如何形容,只當被打了預防針,哭一下,就忘記了。夢中的我帶著莫名奇妙的情緒在整理著坐位抽屜,不懂怎麼小小年紀能把抽屜裡塞了一堆明明用不到的雜七雜八,而那個誰在旁邊催促著我,大家都走了,快一點。我心急,我慌,趕緊東西收一收,奔跑。轉頭,午後的餘光透進教室,那個沒人的課桌椅,我回不去的小時候。

醒,心裡千頭萬緒的,突然很想洗個冰水澡。

經歷著每一次的入學、畢業,每一次的同學,每一次的失去聯絡;人生必經的歷程,你的國小同學還跟你如膠似漆的有幾個?屈指可數...

小時候希望快點長大,我想要騎摩托車,我想要買衣服,我想要吃好多冰,我想要看電視看好晚,我想要...,好多想要都是大人說等你長大才能做,所以我從小時候就盼望著長大,殊不知那是需要拿多少珍貴的東西來換,你才能長大。

小時候,對誰不高興就可以跟對方切八段,長大後跟誰不開心,只能在心裡默默罵幹(請自動消音)。以前不知道人生只有一次,小朋友都認為時間好多,長大後才發現自己真是奢侈的浪費時間,於是懂了後悔和遺憾,卻還是不懂珍惜。

人總是這樣,知道要珍惜,卻還是等走到了後悔這一步才來想到珍惜這一塊。

想念小時候那白癡的很天真,以為吞了水果的種子,樹就會從胃裡面發芽長大然後把我撐死的那個白痴小孩。

是,我就是那個天真的小白癡;我到現在還是一樣白痴。為什麼想回去?因為小時候的我受了傷哭幾秒就又一尾活龍,又一樣的下一秒又很好,很蟑螂;而現在長了大的我,受了傷之後,要很久很久,還不知道他會不會好。

好想快樂過日子,我想當蟑螂。


全站熱搜

肥布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